本篇文章672字,读完约2分钟

在异国他乡遇到困难比在家乡困难。 澳大利亚新快网1月15日报道,对越南留学生杨明( minh duong )来说,噩梦还没有停止。 杨明先是在澳大利亚墨尔本街头被三名纳粹主义者毒打,受伤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回家探望家人,不料移民部以已经逾期居留为由,取消了他的学生签证,并且在三年内返回澳大利亚

“澳亚裔留学生遭暴打又失签证无法完成学业”

钢琴教师德鲁卡( adrian de luca )是帮助杨明回家的好心人,23岁的杨明希望他完成墨尔本最后一年的学业,现在进行了一年多的紧急干预。 据报道,杨明在斯沃伯恩大学( swinburne university )获得了会计专业的高级学位,签证将于今年3月14日到期,但他拥有更新所需的相关资料。

“澳亚裔留学生遭暴打又失签证无法完成学业”

年6月,他在斯科特谷( ascot vale )街头被3名纳粹黑帮殴打。 杨明不仅被打了刀,还被打了头。 对方力量太大了,砖头也变成了两块。

法官表示,杨明遭到袭击后“基本不成样子”,接受面部重建手术,需要持续治疗。 德鲁卡教杨明钢琴帮助重建,计划和杨明一起去越南探望家人。 不料上周三,他俩在墨尔本机场办理登记手续时被移民官告知杨明的签证过期,搭乘越南返回后,3年内不得来澳大利亚。

“澳亚裔留学生遭暴打又失签证无法完成学业”

德鲁卡认为杨明在墨尔本遭遇了难以想象的暴力,但移民部的解决方案是“震惊和残酷”,杨明的兄弟也在澳大利亚生活。 他只是想完成最后一年的学业。

“澳亚裔留学生遭暴打又失签证无法完成学业”

杨明本人1月15日在胡志明市向记者团表示,尽管遭遇了这些事件,但他认为澳大利亚是他的第二故乡,希望完成学业与兄弟团聚。 关于澳大利亚移民部的决策,他感到“有点伤心和纠结,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”。 (实习:李雅真 考核:谭利娅)

标题:“澳亚裔留学生遭暴打又失签证无法完成学业”

地址:http://www.dfz1.com/dgjy/50356.html